翁99


小翁正在上课,隔着外面马路,我能清楚听见他的大嗓门:“是不是,说.....是不是?"不知情的以为这是国民党反动派在严刑逼供我地下党员,其实只是小翁在课堂上问学生问题。

为什么喊他小翁,已不得而知!1米6几的身高,说话喜欢咧嘴笑,一惯性衣冠不整,背有点驼,这样显得更矮了;给老师们的印象是手里拿着书急匆匆的赶到教室,上课嗓门洪亮,每次临近考试,印卷子时,弄得满脸油墨的样子。其实小翁比我年长好几岁,本地工学院毕业,一直未婚,各方面条件都不达标,导致这事就耽误下来了。

有一次,晚自习后,作为学校网络管理员的我发现小翁的电脑正在浏览色情网站,其中有个网址包括99,第二天就在办公室大声把这事儿说了,男老师们开心过后,就直呼翁99,从此流传开了,这个事情让小翁一直耿耿于怀,找机会报复我。机会来了,有次一个女学生生病,需要赶紧送医院,女学生非要求我来背她,这以后,小翁每次见到我,就投来诡异的眼神,阴阳怪气的说:”小杨老师,你来背我嘛!“我回一句:”99,不要这样嘛!“

那一年,小翁当上了班主任,因为学校招生太好,班级新增过快,小翁就上了。教书小翁是把好手,但是当上班主任后,不知道是不是用力过猛,隔三差五总是有女学生来告状,说翁老师像在逼供,哪像师生之间的正常交流,弄得女生们哭哭啼啼!这事反应多了,小翁就不在当班主任了,继续教他的书,学校里面又经常听到他的大嗓门了。

小翁喜欢逛书店,每次去市里面,喜欢在各种书店里面逗留很久,有时候一个人能待一天。喜欢看书,但是不喜欢买。小翁比较抠门,吃饭时候总是不主动掏钱,有次被逼请客,扭捏了好久,才掏钱付账,义正言辞说:”下次你要请我“。

后来,小翁离开学校,听说去了其他学校教书,有次qq上聊天,我问他在哪里?他就问我在哪里,我说在北京,他说他也在北京,我说你在北京什么地方,他说你在北京什么地方,我说在丰台,他说他也在丰台。后来我就下线了,从此没有联系过,多年过去,不知道现在如何?再也听不到小翁上课时洪亮的嗓门了。